当前位置:首页> 服务“一带一路”> 相关资讯

中哈亚欧跨境运输对接助推“一带一路”起飞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在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的开幕式上,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来到中国国家馆的高铁体验仓,亲身体验了一次“从西安到阿斯塔纳世博园”的驾驶感觉。看来,中国高铁在哈萨克斯坦的落地已在时间表上。

  随后,从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到中哈边境“霍尔果斯-东门”经济特区无水港的多式联运集装箱国际班列也正式开行,标志着以这两个港口及无水港为重要枢纽节点的中哈亚欧跨境运输开始启动。

  之前,中远海运和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联合收购了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持有的东门无水港49%股权,并实现了海铁联运一票制,使得集装箱换装时间从11天缩短到5天。自此,中哈物流合作从陆桥跨境运输向国际陆海联运和全球物流供应链方向发展,而“港口+铁路+无水港”构成的运输无缝连接,也成为“一带一路”最重要的润滑剂。

  在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基础上,中哈双方重点布置了四个方面对接:一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同哈方“打造国际物流大通道战略”对接;二是国际产能合作同哈方的“加快工业化进程”对接;三是陆海联运同哈方的东向海运需求对接;四是推进“数字丝绸之路”倡议同哈方的“数字哈萨克斯坦”战略对接。

  哈萨克斯坦是“一带一路”倡议最坚定的合作伙伴和支持者,这一方面源于其地缘政治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因为“一带一路”会为哈萨克斯坦带来经济诸要素,与其国家发展战略高度契合。“一带一路”将哈萨克斯坦的区位优势演变成可变现的国际运输交通枢纽。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国土面积全球排名第九,产业以石油、天然气、采矿、煤炭和农牧业为主,而加工工业和轻工业相对落后,与中国沿海地区的产业结构天然互补。

  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纳扎尔巴耶夫将2020年的过境货运量设定为80万集装箱,而哈萨克斯坦正是中欧班列过境运输的境外首个国家,这为哈萨克斯坦带来了丰厚的税收及产品出口。

  中国在“一带一路”创新合作模式中提出了“五通”原则,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而中哈亚欧跨境运输的无缝连接恰恰将“五通”融为一体,并对海铁联运以及港口群的成链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集装箱多式联运虽然高效,但在中国,海铁联运的比例极其低下。如今,国内集装箱海铁联运的数量不足港口吞吐量的1.5%,远低于欧美国家水平。这其中,既存在海运集装箱箱内配重不均难以在铁路网上线的问题,也有海运自备箱与铁路运输管理存在利益冲突以及铁路货运本身集装箱比例过低的问题。当然,海运和公路运输没有主动实现集装箱多式联运的意愿也是一大原因。目前,只有铁路有意愿也有能力提高集装箱比例,并推动集装箱的海铁联运和公铁联运,从而支撑“一带一路”国际物流大通道的运行。

  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被规划为欧洲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之一和地中海地区的物流分拨中心,到巴基斯坦瓜德尔港连通中巴经济走廊,再到马来西亚皇京港将建成马六甲海峡最大的港口……在“一带一路”港口群布局中,中国已通过资本输出和产业输出,初步取得了战略先手。如果辅以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刘大成提出的“扎鲁比诺港+北极黄金海道”的“借港出海”战略,加上中国原本庞大且排名位居世界前列的港口群链,中国可以在短期内形成极强的商业海权通道,助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在漫长的全球发展史中,得海权者得天下。然而,海上运输的匀质性虽强,但其运输效率近年来却有所削弱。特别是随着铁路网络的密集化,铁路运输的高速度和重载能力已经在部分程度上替代了海上运输的匀质性优势,运输效率也逐步追上了海洋运输。因此“海铁联运+公铁联运”是中国复兴崛起的关键要素,更是“一带一路”能够成功的重要保障。

  哈萨克斯坦需要中国的海运通道,而中国也需要以哈萨克斯坦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切入点和国际物流通道的支撑。中哈亚欧跨境运输必然成为助推“一带一路”腾飞的发动机。

  (作者为中交协危险品专委会常务副会长,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博导)

发表评论:笔名 查看用户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
查看用户评论 评】

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 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 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