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服务“一带一路”> 相关资讯

北极、拉美纳入版图“一带一路”倡议将真正实现全球化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

  近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据悉,这是我国政府在北极政策方面发表的第一部白皮书。更为重要的是,在白皮书中,我国表达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并计划把北极纳入“一带一路”倡议。

  近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信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呼吁共建“太平洋海上丝绸之路”的消息,彭博社更报道称,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目前可以说是已经涵盖了美国、加拿大和日本之外的所有地区。

  “冰上丝绸之路”有了“指北针”

  北极治理需要各利益攸关方的参与和贡献,而我国一直都是北极事务的积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

  在白皮书中,我国明确表示,愿本着“尊重、合作、共赢、可持续”的基本原则,与有关各方一道,积极应对北极变化带来的挑战,共同认识北极、保护北极、利用北极和参与治理北极。我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为北极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维护和促进北极的和平、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更引人关注的是,白皮书中还表达了我国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冰上丝绸之路”,简单来说就是指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源自2017年7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的时候,双方表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据悉,通过“冰上丝绸之路”,我国上海以北港口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将比传统航线航程缩短25%-55%。一直以来,我国海运运费支出一般占外贸进出口总额10%左右,但到2020年,如果北极航线完全打开,用北极航线替代传统航线,每年可节省533亿到1274亿美元的国际贸易海运成本。

  由此,业内人士指出,此次由我国官方阐述的第一份北极政策的文件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意味着“冰上丝绸之路”建设将有纲可依、有策可循,“冰上丝绸之路”将拥有“指北针”。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研究员张婷婷就撰文表示:“白皮书对参与北极航道开发利用进行了具体论述,从具体操作层面为‘冰上丝绸之路’制定了行动策略,可以说是‘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指导手册。”

  譬如:白皮书中指出,中国鼓励企业参与北极航道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重视北极航道的航行安全;白皮书主张在北极航道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方面加强国际合作等。

  另外,陈晓晨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还指出,白皮书的发布意义是多方面的。首先,白皮书昭示了中国愿意加大参与北极合作;其次是澄清外界质疑、表达中国立场,尤其是尊重北极域内国家,尊重北极既有的权力结构;第三中国作为北极域外国家,也希望通过发布白皮书的方式来广泛寻找域内、域外、新兴国家的通联合作。

  从白皮书的表述看,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四个原则是尊重、合作、共赢、可持续。这四个原则背后大有深意,应当成为“冰上丝绸之路”的指导原则。陈晓晨认为,中国作为北极域外国家,与北极域内外国家开展合作将会是中国参与北极开发的主要方式。俄罗斯是北冰洋最大沿岸国,也是中国的陆上邻国,中俄合作共建“冰上丝绸之路”毫无疑问具有特殊重要性。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冰上丝绸之路”是开放式、多元化的合作,不会局限于“小团体”或是双边。未来,与中国有合作愿望的国家,都可以成为中国在北极地区的合作对象。芬兰、丹麦、加拿大等北极域内国家也完全可以参与到“冰上丝绸之路”建设中。

  “一带一路”的重要方向

  实际上,在白皮书中,我国不仅表达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愿景,还计划把北极纳入“一带一路”倡议。

  彭博社由此也报道称,近期随着北极和拉美被纳入版图,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真正实现全球化。目前只有美国、加拿大和日本尚未加入这个旨在建设或升级公路、铁路、港口和管道网络的计划。

  那么,建设“冰上丝绸之路”与建设“一带一路”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从白皮书中的四项原则来看,建设“冰上丝绸之路”和建设“一带一路”似乎有着相当多的类似性。更准确地来说,“‘冰上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关于北极航道的开发,其实还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向。”陈晓晨指出。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一带一路”涵盖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包括印度洋、南太平洋、北冰洋方向,其中的北冰洋方向已经被具体化为“冰上丝绸之路”。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义桅认为,当前一些国家将北极军事化,甚至引发领土争端,这些都违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此背景下,中国需要积极参与北极事务。而与一些国家不同,中国参与北极事务是从维护北极为人类服务的角度出发,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而不是将其变为博弈的平台、对抗的前沿。

  王义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还表示,2017年“一带一路”进入到了2.0版,从原来的欧亚大陆延伸到了北极、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非洲等。从空间上看,“一带一路”早就超越了古丝绸之路;从时间上看,“一带一路”也不再是复兴的概念,它更多的是面向未来,解决人类面临的一些新问题。最近出台的《中国的北极政策》明确体现出,“一带一路”是打造陆上、天上、海上、网上四位一体的深刻联通。

  另一方面,追溯起来,2015年中俄总理第二十次会晤联合公报中,“冰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就已经出现,当时的表述是“加强北方海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之后到了2017年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冰上丝绸之路”的一框架就更明晰了,俄方更明确表示:“希望中国能利用北极航道,把北极航道同‘一带一路’连接起来。”

  因此,从上述表述来看,“建设‘冰上丝绸之路’也是‘一带一路’拓展新疆域,延伸到更广的地域、更新的领域的表现。”陈晓晨对记者补充强调,当然无论“一带一路”如何拓展疆域,其核心还是不变的,“一带一路”会秉持国际合作中共同发展的宗旨与核心,这也是“冰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核心。

商务部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商务部网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商务部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 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 法律责任。